首页->礼仪讲堂

中西亲属称谓之差别 美国女婿称岳父为Mr.


发表时间:2013-07-18     来源: 人民日报海外版     作者:


    我们中国人结婚后,会称呼对方的父母为爸爸、妈妈。名演员王某的女儿嫁给一个美国小伙儿,有人问王某:“女婿怎么称呼您?叫爸爸吗?”答曰:“他称呼我Mr. Wang!”

  中西亲属称谓差别巨大,中国复杂,西方简略,我们很多称谓,在西方语言里根本没有。中西亲属称谓完全对等的大约只有爸爸、妈妈、丈夫、妻子、儿子、女儿等。汉语里的很多称谓,在西方要么是没有,要么是很含混,所以在中西人际交流中,常常让人感到困惑。

  中繁西简

  中国人对亲属的称谓细致、严密,有直系、旁系,又区分长幼、辈分、性别、血亲、姻亲等。与中国相比,西方亲属间的称谓要简单、笼统得多。西方以小家庭为核心,儿女长大后便要各自独立门户,很少有几代同堂现象,所以在称谓上便强调小家庭,不注重爷爷以上、孙子以下的血亲,不在意旁系亲属关系,至于姻亲,更会显得愈加含混、疏远。在西方,爷爷奶奶的称呼,与外公、外婆共用;兄弟、姐妹不分长幼;与父母同辈的亲戚,只有两个称呼,男性为“uncle”,女性为“aunt”,分别代表了伯、叔、姑、舅、姨及其配偶,如果再加上旁系,范围是很大的。平辈的旁系亲属称呼,在汉语里有堂(表)兄弟、姐妹等8个专门称谓语,而英语就只用一个cousin笼统称之,不仅长幼,甚至连性别也不加区分。在西方,若要说明白汉语中的姐夫、妹夫、嫂子、大姑子、小叔子等姻亲称谓,就必须添加必要的定语。如“姐夫”是“年长姐妹的丈夫”;“嫂子”是“年长兄弟的妻子”,或在称谓上加必要的后缀in-law(意为:法律意义上的),如“大伯子”是“elder brother-in-law”;“小姑子”则是“younger sister-in-law”。汉语中还常常明示长幼顺序,如“大哥”、“二姐”等,对西方人来说,这是不可思议的。

  称呼名字

 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,年龄长者,可以直呼晚辈或同辈中年龄幼者的名字,而晚辈对长辈,有“子不言父名”之忌讳,即不可称长辈名字,只能使用相应的称呼,如爷爷、奶奶,爸爸、妈妈等。而西方人却不区分长幼,也不太讲究辈分高低,除了称呼爷爷、奶奶、爸爸、妈妈,晚辈也可称呼长辈的名字。至于平辈亲兄弟、姐妹,他们没有称哥、弟、姐、妹的习惯,多用名字或昵称,例如:“John-Johnny, Robert-Rob,Elizabeth-Lizzy/Liz”等。在他们看来,这样称呼亲密无间、关系融洽。

  拟亲属称谓

  拟亲属称谓是指把亲属称谓推及到无亲属关系的人身上,以表示亲切。在我们的日常交往中,经常会称呼熟悉的街坊邻居为“张姨”、“李叔”,称呼陌生的长者为“大爷”、“大妈”或称某些职业人员为“邮递员叔叔”、“售货员阿姨”等。而在英美等西方国家,对不太熟悉的人,常常称呼“先生”、“小姐”、“夫人”。

  但在一些西方国家的乡下,人们或许对非常熟悉、形同亲属的人(如父母的好朋友),偶然也会使用拟亲属称呼,如“Uncle Tom”或“Aunt Kate”。

  外宾来到我国,为了亲切起见,我们常让孩子称呼他们爷爷、奶奶或叔叔、阿姨,在我们来说本是好意,可是西方人有时会感到不解,有的甚至会表示,直呼他们的名字,会让他们感到更亲切些。

  入乡随俗

  中外亲属称谓有差异,是礼俗文化不同的反映,在相互交往中,还是应该遵循那句老话,“入乡随俗”。二者无法分清谁优谁劣,也不必互相排斥,而应顺乎自然,互相适应。现实生活中,如果触犯忌讳,如西方新郎、新娘来到中国,见到舅舅,开口直称其名,舅舅要谅解,不要一味的不高兴、不接受。俗话说,三里不同俗,五里改规矩,何况是远自外国呢。(马保奉,为外交部礼宾司原参赞)